首页 > 第726章喜上加喜

老和尚依旧闭着眼,拒做宠妻老衲不懂武功,不能陪施主动手,但是老衲是佛门中人,又不能拒绝施主的要求,所以施主请便吧。

子夜的灯下,拒做宠妻过去的点滴,总撩起我无尽的幽思。莫名的恸,拒做宠妻无言的殇早已如潮水淹没心头,拒做宠妻洒在无言的悲泣之墙上,作为永不褪色的祭奠......他的眼神中充满了一种介于忧郁和抑郁之间的事物,令人只要看上一眼,马上就能读出他此刻如死水般的灵魂和苍白无力的精神。

窗外,拒做宠妻濛濛细雨,悄悄无声地飘落着,像是无数蚕娘吐出的银丝。看着这星点的火光,拒做宠妻只觉得无边的寂寞将他吞噬,他望着窗外的虚空,只一瞬间,泪如雨下。自从被瓦剌人放回后,拒做宠妻朱祁镇就被软禁在南宫。

两年了,拒做宠妻他名义上是太上皇,过的却是阶下囚的生活。昨天读到哪一页了呢?朱祁镇自言自语,拒做宠妻翻开那厚厚的经书,书的边角已残缺不全。

今年的春天很美,拒做宠妻我在寂静里徘徊着守候你的消息,拒做宠妻思念无声无息的闯入我的空白,像柳絮一片一片优雅的落下,将我一寸寸的掩埋,模糊了现实,却模糊不了记忆中你清晰的脸。

墨色的虚空无一颗星点缀,拒做宠妻是无边无际的寂寥。忽转念一想,拒做宠妻心里咯噔一下,暗道要遭啊,自己好像没说具体地点啊,十万大山这么大。

你还好意思对我说这些?丹药我手是借来了,拒做宠妻你要的那些种子你不知道我又要求多少人,拒做宠妻各大峰都跑遍了,就差去你那里了......三味深怕暴怒的范清誉又说些不该说的,赶紧举起双手,喊道:排队在往前靠十个.......范清誉悲愤的一笑,惨然的说道:你不知道为了给你送过来,知道我走了多少路,师父给我的灵符我都用了,万里传送雷霆符啊.......立刻马上,别别说了.....你赢了。打开范清誉给的乾坤袋,拒做宠妻里面果然都是自己所说的各种灵药的种子,拒做宠妻一样一袋,分门别类,规整的很是仔细,开始听范清誉说三万八千粒,现在看来只多不少。

话音落下,拒做宠妻范清誉笑嘻嘻的从空中落下,一把勾住三味的肩膀贱笑道:唉呀,三兄弟见外了,咱两谁跟谁啊。你看看这可咋办......吴梦成抖着手里的种子,拒做宠妻眼睛边上都是惆怅的眼屎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